杨立臻

规规矩矩嗑CP, 实实在在做人

会计小李!!这不是当时《指甲油》的脑洞设定吗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脑洞被满足了! 土拨鼠尖叫哭泣 洋洋我喜欢你!!

卡文的时候就情不自禁的想做沙雕表情包 对卜起

今天的yly糖有点上头卧槽 越来越觉得鹅子心机深沉…我要赶紧码手上的卜岳番外冷静一下

【灵洋/卜岳】原型(完)

激情创作/ 一发完 / 主灵洋副卜岳/

幼儿园文笔沙雕文/ 玄幻题材/ 有车轱辘请注意

情节设定都是瞎掰的随便看看就行 请勿深究

请勿上升

感谢每个点进来的xjm

————————————————————
李英超发现他洋哥好像不是人

其实也还好,毕竟他周围不是人的太多了?
自从十五岁一个人来北京以后,他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李英超他爸是搞体育的 。大概从他的名字里也看得出来,打从儿子呱呱坠地,他爸的最大心愿就是把儿子培养成为一名优秀的足球运动员,当未来的国足之光。

可随着一天天长大,李英超不仅对从事体育事业没有任何兴趣,他还私下萌生了一个大胆想法 —— 他想写悬疑小说。

长时间隐藏的矛盾,终于在他爸要送他去上体校时彻底爆发。说到底这爷俩一样的倔,多次沟通无果还伴随大小不断的冷战和争吵。李英超的妈心软,她偷偷的给儿子收拾好行李,让他先去乡下姥爷家住一阵子。

可李英超是什么,是河北第一虎逼。

于是他拖着小行李箱,在火车站买了张通往北京的单程票,径直北上去了。

路上李英超盘算着,之前网上看到的那则招聘启事:

私人博物馆现诚招助理一名,工资1200/月,包住宿。其他面议。

工资这么低,估计别人看都不看一眼,但是也只有它没提学历要求不干粗活还包住宿了。李英超试着联系了对方,结果对方直接给他一个地址让他随时过来面试。
怎么看怎么不靠谱…但他还是决定先去看看。发现不对劲马上就撤,李英超想,大不了当出来长见识。

从地铁下来再经过无数七弯八绕,李英超和他的行李箱最终停在了某小院门口。要不是门口牌子上面写着“宝场221博物馆”,他绝对以为自己找错地方。李英超推开那扇巨破无比的门,大步走了进去。

门后倒是一点不破旧,甚至还称得上讲究,但看起来不太像个博物馆——它实在是太小了。整个小院本来也不大,就前后院子加栋两层小楼。李英超走进房子环视一圈,只觉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这他妈也太乱了吧…

正对门是个柜台,四周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古董架子和书柜,更别提架子上杂乱无章的堆满了书,瓷器或者叫不上名字的小玩意儿。李英超甚至看到角落里摆了张全自动按摩椅,中西混搭什么鬼。

“………有人吗?”
要是两分钟内没人应他就撤退。

“哎哟…嘛呢?”
李英超听到一把明显没睡醒的声音,接着从柜台里爬出来个大老爷们,睡成鸡窝样的头发上还扎着个小揪揪。

等大老爷们把自己的脸从头发里扒拉出来后,李英超发现这大老爷们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模样挺周正的。
“你是过来面试的对吧,我是这儿的负责人岳明辉。”
大老爷们露出个看着挺和善的笑容。

面试后,李英超未成年离家出走的情况毫无悬念的暴露了,岳明辉终还是拗不过这小朋友死皮赖脸又可怜巴巴的样子,只好无奈妥协让他至少先给家里报个平安。
于是李英超顺理成章的在小院里住了下来,渐渐了解这个奇怪小地方的秘密。

比如说宝场211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私人博物馆,是个专门登记非人类的人事档案部门。

————————————————————
为了有效的控制某些事物的发展数量,上头很早就下了建国以后不许成精的死命令。而建国前成精的,到宝场备案背景资料通过后,即可前往另外有关部门办理户籍身份,与人类享受同等社会待遇。

全国上下从南到北,宝场有无数个化身为各行各业的办事处大隐隐于市。李英超所在的这家221号办事处管辖区域比较偏僻,日常十分清闲。

宝场221除了负责人岳明辉,还有两个工作人员卜凡凡和李振洋。他岳叔说他们内部除了卜凡凡以外都是人。

卜凡凡是哈士奇成精。—— 怎么可能,哈士奇是建国后才引进的,他其实是只狼青。卜凡凡那身高加上一张凶神恶煞的脸,简直让人看着就想报警。结合他凡哥的原型,李英超很怀疑当初他岳叔聘凡哥是不是因为缺个打手镇场子。直到后来他发现凡哥是他岳叔的对象……

…好的吧,裙带关系了不起。

李振洋据他岳叔说是管账的。宝场221业务不多,一个月下来也没几道账,平时他更多的是躺在各种地方犯懒,跟没有骨头一样。

工作一段时间后,李英超已经从当初的三观尽碎,发展成听到有人进来头也不抬就一句“欢迎光临请交参观费用三百五十块钱一人”。

误闯进来的普通人会觉得小破地方居然收这么贵门票钱是不是有病。而听完二话不说开始掏钱的,李英超就轻车熟路的递出一张表让他们填上,顺便说下注意事项:

物品类成精需要提供原型各个角度的清晰证件照;动物类的只交原型正面照就行,但需要提供原型毛发或鳞片样本;植物类的交正面照和部分原型,有叶子的给一片没叶子的折一小段枝 —— 什么你说你是仙人掌?这话好说给根刺就行。

收表之后交给他凡哥录入系统,一套流程就走完了。李英超发现他的工作性质简直和收发室门卫大爷如出一辙。
能误打误撞找到这种能长见识兼方便积累素材的工作,只能说,缘,妙不可言。

当然,对李英超而言,最妙不可言的是他洋哥。

李英超忘不了第一次见到他洋哥样子。那天面试岳明辉领他上了二楼,当时他看见有个人躺在沙发上。

躺沙发上的那个人闻声抬头看了他一眼,那人长得挺凶,眼光却柔柔的。眼皮形状漂亮,一对眼角上挑的弧度像是刚展开双翼的蝶。

岳明辉好像还说了什么,那人应了一句,具体是什么李英超已经听不进去了,他脑海里只剩下那个人鼻梁上的痣,他好想扑上去咬一口。

就这样,十五岁的李英超有生之年内初次瞬间陷入爱情。
于是就算工作环境再不靠谱,他还是死缠烂打的留下来了。

一开始李英超面对他洋哥总是十分羞涩——当然只有他自己这么感觉。像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一样,他总用欠嗖嗖的样子掩盖每个手足无措的瞬间,可偏偏李振洋好像也觉得他这样挺好玩。一段时间下来李英超已经成功上位成了他洋哥的头号小弟以及大型人形挂件。

随着每天对他洋哥观察细致入微,李英超发现他洋哥诸多异常。比如说喜欢昼伏夜出;比如虽然瘦但力气大的吓人;再比如说他岳叔总是不愿意提起他洋哥的来历,每当他试探着打听总是顾左右而言他。
他觉得洋哥应该不是人,他的直觉一向很准。

结合李振洋的名字和他修长的脖子,李英超严重怀疑他是只羊驼。

为了确认自己究竟是不是喜欢上了一只羊驼,李英超甚至找了他凡哥来聊天。

“凡哥,你是怎么认识我岳叔的?”
为了积累写作素材也让他凡哥更好的打开话匣子,李英超谨慎的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我跟你说小弟,你知道吗我……”
他凡哥果然上钩了。

卜凡说,他自成精以来就一直拿原型过活四处飘荡,流浪到某个村时被一好心老爷子收养,他打算等哪天老爷子不在了就继续流浪,直到他遇上了回乡下探望爷爷的岳明辉。
于是卜凡凡有史以来第一次心甘情愿化作人形,踏上了由农村包围城市的追爱道路。

在卜凡凡的滔滔不绝中李英超后悔了,他以为会听到《络新妇之理》
————万万没想到最后是《乡村爱情故事》。

“哎那你怎么认识我洋哥的…”
李英超惨不忍睹的转移了话题。

没想到卜凡凡表情瞬间变的十分谨慎
“洋哥?就我跟着老岳这么认识了…咋啦小弟?”

“…没啥就问问。”
看来从卜凡凡这里也打听不出什么来了。

李英超认命了,羊驼又怎样,反正他喜欢。

于是在某个夜晚,当李振洋面对着电脑不知道第几次因为电影情节哭的稀里哗啦的时候,李英超没有像往常一样递上纸巾然后乖乖的黏着他洋哥。

这次他不动声色的靠近,照着他洋哥的脸吧唧就是一口,趁他洋哥愣神的功夫将他按倒,用另外一种方式擦干他洋哥脸上的泪,再用另外一种方式让他洋哥又哭了出来。

他知道以洋哥的力气随时可以挣脱他,但是他洋哥没有。
————————————————————
谁也没想到真相会在某个早晨猝不及防的浮出水面。
那时候李英超和李振洋两人已经过上了没羞没臊的日子。李振洋有把桃木剑,平时就挂在他们两的床头。
这天他们正打打闹闹,不知道中途谁无意间碰了一下,那把桃木剑咣当一声掉下来,正好砸在他两头上。

一阵头晕目眩过后,李英超睁眼对上了一双湛蓝色的漂亮眼睛,以及一身丁香色的柔软毛发。
“喵喵喵?”毛发的主人发出了嗲嗲的叫声。


好…好可爱……可洋哥是只……布…布偶猫?!
布偶猫不是60年代才开始繁育的品种吗??!

李英超指着他洋哥刚想喊一句卧槽你居然是建国后违.法成精 ———— 然而他发现自己伸出来的不是手
是一只带黄黑横纹的锋利爪子………

“我靠洋洋小弟你们玩什么动静这么大…“ 闻声而来的岳明辉看着屋里一大一小两只猫科动物,只能无奈“哎哟……露馅啦?”

看着岳明辉的眼神李英超瞬间明白了,为什么卜凡凡不敢提他洋哥的原型,为什么岳明辉愿意收留他一个未成年在宝场221,为什么家里从来不让他看子不语怪力乱神的东西……

李英超出生于2000年后,他父母瞒得很好,他本人什么都不知道。

其实他洋哥是布偶猫还是羊驼都不重要,了解真相后的李英超有了新的烦恼 —— 究竟他洋哥当初是不是因为害怕自己的原型才没有拒绝他?

“小弟!过来帮你洋哥拿杯水,我够不着。”李振洋这会正躺按摩椅上喊他,李英超的烦恼瞬间烟消云散 —— 害怕老虎的话,才不会使劲与虎谋皮,不是么?

【完】

【卜岳】指甲油(完)

激情创作,一发完结。平行世界背景,脑洞巨大 重度ooc 幼儿园文笔

主卜岳,几句话灵洋(当无差看也行),不要上升不要上升不要上升

关于公司部门和其他设定都是我瞎掰的,随便看看就行请勿深究。

感谢点进来的每个xjm.
————————————————————

老岳爱啃手,卜凡凡愁白了头。

岳明辉和卜凡是一个公司的,岳明辉管技术敲代码,卜凡搞美工做PPT 。部门不同见都没见过几次,只是近期做项目碰巧好几次调到同一个组,两人总算认识了彼此。

岳明辉是他们老总在创业时期就聘过来的元老级员工,正儿八经的海归名校毕业生。据说人在英国的时候,手上已经好几份世界500强的offer 。

不知道当时他们秦总给岳明辉灌了多少带蒙汗药的心灵鸡汤,硬是把一个未来湾区码农忽悠到北京五环外一个刚起步的小公司做追梦少年。事实证明人家追梦少年的眼光就是不一样,这几年他们公司的规模已经翻了好几翻。

而卜凡则是公司急需人手的时候由学姐推荐进来的中国大学生。美工部忙起来简直恨不得每个人都长个三头六臂再分成十个来用。作为目前资历最轻的一位美工,卜凡自然杂活更多,有时候连隔壁部门的会议ppt都得他来做,想想帝都昂贵的生活成本,卜凡凡敢怒不敢言。

本来这样的两人就算认识了也不会有太多交集,项目完成以后岳明辉回去当他的技术一把手,享受高薪厚职。卜凡耶继续苦哈哈的当他的美术民工。

一切转机是在一个加班的晚上。岳明辉这个级别当然已经不用亲自下场干活,平时都是给组里几个程序猿做“技术指导”,实际上就是坐等程序猿遇到困难时指点解决。

但这天晚上岳明辉手底下一个程序员不知道为什么犯起了急病,项目组一行人兵荒马乱的把这倒霉孩子赶紧往医院急诊送,一时间办公室里就剩下岳明辉和卜凡留下来做收尾工作了。

岳明辉担心被送去医院那孩子,有些焦虑。这一焦虑坏毛病就出来了。他爱抠手,有时还拿嘴巴啃。小时候家里面没少管,但成人之后也管不着了,平时面对的基本都是下属,自然没人会提醒他。

当下岳明辉一手敲键盘,另一只手的大拇指开始把另外四指甲跟处那层角质用力的往里推,可偏偏他手速极快,一个手干活也不影响进度,还带左右手交替的,卜凡看得叹为观止。

看着岳明辉指尖那不正常的粉红色,卜凡没由来的觉得难受。他看不下去了,伸手去拽那人的胳膊。
“停一下好么哥哥,你手不疼嘛?”

那个人明显没料到这个不熟的小伙会说这话,

“哎哟,瞧我这习惯。”
他好脾气的笑笑,转身继续投入工作去了。

看看,什么叫做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卜凡想,不过岳明辉这么一笑才发现原来他有颗虎牙。

你别说还有点可爱。

下班时已经接近晚上11点,两个人一并走出公司大门。岳明辉刚想说“小伙子辛苦了早点回家休息。” 不远处夜宵摊飘来一股充满烟火气的香味,两人不约而同的吸了吸鼻子,对视了一眼。

——确认过眼神,是想吃夜宵的人
于是岳明辉的话就变成了“你…饿不饿?”

都说一起夜宵是拉进人与人之间距离的捷径,两瓶青岛下肚,岳明辉已经一边啃着串羊腰子说现在的宫保鸡丁都用花生炒,用腰果才正宗。直把卜凡凡唬得一愣一愣的。
“你知道吗哥哥,我还以为你都不吃路边摊。”

他哥哥乐了
“不然你以为哥哥我吃啥?天天切牛扒啊?”

“他们不是说你是那什么…名校海、海归…我当时觉得你一定是天天搞小资情调那种。”
卜凡说完就灌了自己一大口青岛

“嘿,”岳明辉直接笑了“哥哥我在英国的时候,是整个小三明治小咖啡。但到说到底,还是觉得宫保鸡丁最好吃。”

自那顿饭之后不到跟岳明辉开始熟络了起来,估计是口味投缘影响了人际看法,两人不仅平时上班碰见能唠上几句,偶尔下班还能约上一起吃夜宵,拿着啤酒瓶子聊一小会。

————————————————————
这天卜凡在食堂碰到了李振洋,李振洋以前是他的社团学长。卜凡凡至今后悔自己交友不慎,导致从大学一直倍受欺压至今。

李振洋毕业后碰巧也进了这公司,凭着那股天生的精打细算和事儿劲在财务部混的如鱼得水。这阵子卜凡项目工作特别忙,的确有段时间没跟李振洋一块出去胡吃海塞了。

“学弟,”李振洋在他对面坐下”上次说我知道有家爆肚特别好吃,什么时候有空搓一顿?”

“过阵子吧,你那家爆肚不得出城嘛?咱公司最近净整些五五六六七七八八活的给我们干,累的我眼睛都睁不开了。”

跟这人出去吃饭多半得自己请客,倒不是说卜凡不乐意,而是最近老跟岳明辉一块宵夜,两人你一顿我一顿的来回掏钱,导致最近钱包真的有点………瘪。

不知道李振洋是不是看出来了,他笑着哦了一声。卜凡被他那微妙的语气膈应的浑身不自在,赶紧转移话题。

“等等洋哥,难道说你们那边很闲?”

“闲得很,一点都不忙。策划部空降了个小部长,开始说要看今年财务计划,计划看完了还要看去年分析报告,报告看完了又拿一堆纸过来要做预算核对,天天揪着你不放要解释这个分析那个,哪里忙了,没有一点在忙。”

“你说那个李什么超?我的妈,这么厉害。”

“是李英超,我看他是闲得慌,一天到晚欠嗖嗖的。”

“哎哥哥,谁让人家是那谁的儿子,听说那谁最近又给咱公司投了一大笔,要么从要么滚啊。”

“我从他大爷,”李振洋从善如流的翻了个白眼,“你不最近跟技术部的头走的挺近吗,你怎么不从一下啊?”

“从…从啥啊,我师从咱文哥,你可别叫我叛教。”

“得了吧二师兄,你从的师傅来了。”
李振洋往前一指,卜凡回头就看见岳明辉有说有笑的进来了 —— 一起的还有他们美术总监文哥。

“你…你你你”卜凡凡看着昔日学长的笑容,一时间只觉得面目可憎,不由得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
“哥哥我看您还是赶紧从了小李部长吧,马上升职加薪,出任CFO,走上人生巅峰。”

他话说完,赶在李振洋发作之前一溜烟跑了。

—————————————————————
待卜岳两人革命友谊日渐稳固了以后,他们开始互相串门,岳明辉开始喊凡砸,卜凡开始叫老岳。

卜凡凡日常沉迷游戏,机缘巧合之下他发现老岳是个靠谱队友,团队意识一流还会主动配合搞战略,所以他经常求老岳陪他吃两把鸡。

岳明辉爱打篮球,卜凡身高一米九二,不打篮球实在太浪费,老岳偶尔打球也爱喊上他。而且老岳还会弹吉他,有回两人一块下班挤地铁,他背了个大琴盒,卜凡才知道他要顺道送吉他去修。

虽然各方面跟小年轻都存在差距,但岳明辉平时一点架子都没有,卜凡觉得老岳这人真的挺不错的,要说他受不了的只有一样,老岳好像很爱抠手。

岳明辉的手不是特别纤细的那种,平时也疏于保养,指甲总剪的很短,指尖圆圆肉肉的,可能因为练吉他还带着层薄茧子。

可这么一双手硬是能让他本人抠得甲根部分肉都快没了,扣完还带拿嘴巴咬,一套流程下来血肉模糊。卜凡看着岳明辉那双面目全非的手,只觉得倍儿难受,怀疑他这么啃下去早晚得患甲沟炎。

要是真得甲沟炎了老岳还怎么敲键盘,怎么陪他吃鸡,而且据闻治甲沟炎还得拔指甲,多疼啊。
卜凡凡越想越恐怖,他不想看着老岳被拔指甲,制止他吃手手势在必行。

岳明辉觉得最近跟卜凡在一块时,只要他手抬起来超过二十公分,卜凡就开始叫他,有时候叫他一块玩FIFA,有时候说要听他来段吉他,他不乐意弹就说要喝个什么啤酒让他一块下楼买。

他知道卜凡在想管自己啃手,虽然没懂这小子这么执着干嘛,但既然出发点是好的也就随他去了。

—————————————————————
这晚上组里又只剩他们两个,准确的来说是岳明辉在等卜凡,他两今天约好了晚上一块撸串。老岳体力到底跟不上新时代小年轻,等着等着就躺沙发上睡着了。

卜凡凡用最快速度搞定了手上的活,正准备去叫醒老岳,结果眼光撇到了隔壁学姐桌上的指甲油。老实说他平时根本不care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但今天,看着老岳从沙发上垂下来的手,他忽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从一大堆五颜六色的瓶瓶罐罐里挑出个透明的,谢天谢地他还比较有良心,没拿最外面的那瓶荧光芭比粉,然后在岳明辉右手食指上画了一道,当他想在中指上再画一道的时候,那只手动了一下,手主人醒了。

“嘛呢凡砸,吃不吃夜宵了还”岳明辉刚睡醒,看向卜凡凡的眼神里有些不自觉的娇憨,说话也奶声奶气的。
然而这些都不重要,卜凡凡只感觉脑子里有一根弦呯地断了,无数只小哈士摇着尾巴四处撒欢,然后四脚朝上露出肚皮,只希望有只手能摸摸它。

——卧槽这他妈是心动的感觉

—————————————————————
“凡砸,快去给哥哥拿下快递”岳明辉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玩手机,踢了旁边卜凡一脚。

“我说你这老岳奇怪不奇怪,自己快递还让我拿…”被踢的人一边抱怨着,一边拿脚摸索着穿上拖鞋。

“卧槽我能比你奇怪吗,当时谁脑子抽风给你哥哥涂指甲油来着。”

“你你你……我那是为了让你别啃手了!话说我后来不都给你拿钥匙刮掉了吗怎么还记上了…”

“行了凡砸,我跟你说咱以后划清界限好不好。”

“我拿完这个快递,以后你走你走廊左边,我走我走廊右边,我就跟你分家我跟你说……”
卜凡一边跟岳明辉拌嘴一边出门。

拿上快递,卜凡凡把盒子往胳肢窝下一夹,开始往回走。
他想如果几年前他没动那瓶甲油,他就不会开始学着给岳明辉做腰果鸡丁;就不会在项目组解散那天喝高了,铁汉柔情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拉着老岳说哥哥我真的喜欢你,也不会后来发现老岳除了爱抠手以外还爱磨叽,爱给自己导戏,有时候唠唠叨叨事事儿的;更不会有他们现在的一切。

可是没有如果,就算重来一遍,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的拿起那瓶甲油。

进门以后卜凡把快递拿给瘫在沙发上的那位大爷,那人一边拆一边问

“这次咱好不容易囤够了年假,要不要喊上洋洋他们一块?”

“你说我洋哥?他和小弟昨天忽然说要欧洲十三国自驾游,估计现在都坐飞机上了,一时半会肯定回不来。”

岳明辉从快递里拆出来一个都是英文的小瓶子,卜凡问这是什么。

“防止咬甲液…苦的,”他的老岳难得有些扭捏“你不是老说我啃手不好嘛……”

【完】

(注:防止咬甲液可以理解为苦味指甲油,用于戒除防止吃啃吸吮手指等坏习惯,感兴趣可以搜索 苦甲水,MAVALA STOP, ORLY NO BITE 了解一下)

【灵洋】小崽子 (完)

激情短打,一发完结。都是我瞎编的,不要上升不要上升不要上升

半现实,心机鹅x懒羊羊,一句话卜岳
隐晦车轱辘 幼儿园文笔 慎入

-----------
李振洋趴在床上,这个夜晚难以入睡,尽管累的一批,但是脑子里像有一万个妖娆花在同时尬舞,bgm还tm是DJ版《爱情骗子我问你》。

隔壁小崽子早就睡死了,年轻真好,作息规律的让人妒忌。

心累 ,腰酸,屁股疼。
—————————————————————

李振洋迷迷糊糊的回忆起自己怎么就被坑了。都怪小崽子过分美丽,而一向外貌主义的李振洋被李英超的美丽皮囊惊艳到以后,一开始就给予这小崽子过度的包容。

那时候李英超刚来公司没地落脚,看似无依无靠的样子让李振洋觉得分外可怜,当场大手一挥把小崽子带回学校宿舍过夜。李振洋明明平时连自己东西都不带收拾,却开始忙前忙后给小崽子找枕头被子。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他正睡眼蒙松地带着人生地不熟的小崽子去吃饭,怕小孩子没胃口,还特意点了盘西红柿炒鸡蛋。

结果因为菜里没肉被小崽子diss了,真是说话一点都不客气。

李振洋抬头想瞪这小崽子,但看到小孩的脸时又消气了。

靠,太好看了,连扁嘴睁着大眼睛挑三拣四的样子都特别可爱。

李.小眼睛.洋深吸一口气, 他忍了。

有些事情有一就有再,有再就有三,看着小崽子谁都敢怼的样子,李振洋觉得作为见多识广的哥哥,实在没必要跟没见识的小朋友计较。反正小崽子本性不坏,只是有点小白眼狼。

可等混熟了以后,李振洋发现这小崽子不仅虎,还皮的要命。有一回李英超实在是皮过头了,他忍不住提溜着小崽子后颈拧过来噼里啪啦一顿抽,整套动作行云流水。抽完后他他自己都楞了一下。但李英超似乎一点不意外,一边嚷着哥哥干嘛啊你这是然后不轻不重的锤了他一下。

李英超的眼里透露着亲昵,还有隐隐约约的崇拜,当下升腾起来的成就感使李振洋忽略了心底那一丝违和。

从那以后小弟更黏他了。小崽子开始对他勾肩搭背,光明正大的扒拉他的衣柜,日常频频作死,然后在有求于人或者看上他衣服的时候拙劣的撒娇卖萌。偏偏李振洋还挺吃这套。

总之日子还是这么过着,李振洋在和小崽子相处中不自觉的对一些细稍末节习以为常,从一开始的不计较到习惯性包容宠溺;从平常打打闹闹到下意识的肢体接触;从一开始的不了解到一个眼神都知道对方想要干嘛。小崽子的举动总能戳中他的笑点,自己难过的时候小崽子就一言不发陪在身边。

尽管性格大相径庭,但论思维他们其实是一路人,沟通起来毫不费力,相处起来更是妥帖。

那时候李振洋觉得其实当大哥也挺好的,每天吃饭睡觉打弟弟,美滋滋。

而现在李振洋只想给当时自己一个大嘴巴巴,你清醒一点。他把小崽子当小弟,小崽子哪里当他是大哥——分明是砧板上一只待宰的王八。

今天吃饭时几个哥哥都喝了不少,凡哥跟着岳叔回家了。宿舍只有小崽子跟他洋哥,然后他洋哥半醉半醒,半推半就的被小崽子拐上了贼船。

其实有天凡子随口一句小弟一直挺懂事的时候,李振洋就发觉了小弟对他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虽然小弟挺依赖几个哥哥的,但是小白眼狼只是对着他,撒泼任性只是对着他,毫不保留也只是对着他。

从一开始他就是冲着李振洋一个人来的。小崽子成功的把他洋哥的迁就变成宠溺,再从宠溺变为纵容,再从纵容变成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而顶天立地的洋哥总是拿他的小崽子没有任何办法。因为他开始发现自己对小弟好像也不太一样。他说不清楚这是什么样的感觉,但他喜欢一直看着小弟亮晶晶的眼神。

所以当小弟连蒙带骗的把他往房间里哄的时候他想着 既然小崽子想,那就遂了他的愿吧。

—————————————————————
也许是想事情太久了,李振洋觉得脑子里的妖娆花都变成了李英超的脸,还是穿着螃蟹套装的。

真是烦死了。

大洋哥寻思着过几天等腰好了,就把小弟结结实实的把教训一顿,谁让他耍小心机乘虚而入。

然后小崽子被揍之后会怎么样呢,大概会依然活蹦乱跳,然后开始下一轮更卖力欠嗖嗖的作死,周而复始。

就像他们以后度过的无数个日夜一样。

【完】




仔细对比了一下,鹅的手好像真的比洋洋大一圈…体型小那位的手掌反而比较大 我的妈耶这是什么绝妙反差萌 卜能呼吸

最近产灵洋粮的太太多了起来 一时兴起就撸了两个沙雕表情包(?)总之我们会涨的!